Lambda Academy

这不是你的问题

July 08, 2019

年龄增长的好处就是经验积累的多了,更睿智一些了。不是之前面临问题自然被解决了,也不是自己变聪明了,而是明白了很多问题的解决方向。三年前我总是想,如果五年前我知道我现在的处境,我就要怎样怎样做。现在我不再这样想了,正因为这些自己一直羞于面对的经历,我才有了现在行动的动力和指引。几个星期前重温了蝙蝠侠电影。最感动我的是 Alfred 一再对 Bruce 说的话: Why do we fall sir? So that we can learn to pick ourselves up. 在我日常犯错后,我一直回忆这句话提醒自己。

过去十几年来我所收获的最重要的认知,就是如果自己存在自身克服不了的问题,那其实不是自己的问题,而是外界的问题。比如我自身的社交尴尬,自控力差(万恶之源),容易分心等等一堆毛病,都不是我应该负责的问题。但是,在找到问题根源之后,并不是把责怪对象从自己身上转移到外界就心安理得了。找到责怪对象并不能解决问题,这只是解决问题的第一步。

去年我在网上发表了几篇文章之后,大概给外界留下两个错觉。一就是我很自律,二是我已经掌握了操纵习惯和最佳学习实践的秘诀。实际情况是我的自律品质可能比普通人还差点(当然,自律这个词就有问题,这个品质不存在。正确的描述是延迟满足感的能力,但这个能力不是稳定和持续的)。第二点我略比常人强一点,但还非常不够彻底。我差不多五年前就买了《习惯的力量》,用了一年时间断断续续看完。看完后什么也没做。然后又等了两年才开始将书中的理论部分应用。

我猜大部分人都是这个样子。我们都知道理论很重要,但就是很难把理论落实到实际行动中。最近我开始经历一些行为的转变。初步来看这些习惯和行为的调整非常有效,甚至让我很惊喜。这个转变的契机是6月第一个周末的一次忽然的焦虑。我来杭州已经快一年了。这个时间跨度足以让我审视我在这里的工作学习的方向和进度,而我对这些很不满意。我可以选择和以前一样焦虑和悔恨,但我知道这不管用。我决定停下来干些其它事情,打破现有的行为惯性。然后我花了大半天在西湖景区附近的山上散步。

散步途中我开始听 Flow。走在树林里持续一个多小时听书,不看手机,不被打断。我不知有多少年没体会到这种专注了。在 Audible 的 Flow 有声书是由作者 Mihaly Csikszentmihalyi 教授本人朗读的。他并不是按原著逐字念的,而是口述了一遍。Mihaly 教授有着浓厚的东欧口音,但他吐词造句非常清晰流畅,同时也不过于古板和学究,让人感到亲切。正是这种亲近感让我持续听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感到疲倦。这次经历对我打开了一个新习惯的大门。我持续几周去山上听书。听完了 Flow 又听了 Atomic Habits。最近这几年我当然有读书,只是从没这么投入和专注过。我重新找到了阅读的狂喜。最近几天在看其它书时我感到更投入和更深的满足。

Atomic Habits 里面的理论部分其实我已经知道了。这本书的独到之处在于作者结合理论给出了很多实践技巧。我听到这些技巧后没有丝毫怀疑,因为这些建议我两年前就知道了,但出于行为的惰性一直没去执行。我很清楚我就是没按照书中的建议做,所以一直在习惯养成上处于仅仅“知道”的状态。我决定我要认真去执行这些策略,去 engineer 我自己的生活。

专属的学习空间

Virginia Woolf 有一片短文 A Room of One’s Own,主张女性应该有属于自己的书房。这是一篇女权主义宣言,但其精神是普适的。专属的空间,是对身份的确认。这不仅是象征意义上的,更是具有实用心理学效应的。你的 identity (身份) 不仅是抽象的属性,同时也由你的每个决定和你的所属物来确认的。我是个学习者,我需要一个专属的学习空间。这可以让我更容易进入 flow 状态,让我有更清晰的习惯上下文。

去年我来杭州时是冬天。为了省事,我只在卧室放了电暖。我当时想一个人住买两个电暖实在浪费,所以另一个房间没有放。所以我在同一个房间睡觉,娱乐,学习。我想大部分蜗居青年都是如此。但这样做有个严重问题,那就是很难坚持专注。平时工作忙,我根本没心思和动力去折腾,所以这个环境一直保持到了最近。几周前我决定必须做点什么了,所以我整理出了一个书房。在这个书房里,我只学习看书和吃早餐。

room

科技有害

技术进步不一定完全是好的,手机功能越来越强大,APP 越来越丰富,并不必然提升人类福利。你当然可以说手机越强大,用来做有意义的事的能力就越强,但前提是你不成为 social engineering 的受害者。然而至少在目前阶段,大部分用户都是手机和社交媒体的产品。你以为你在玩手机,但其实是字节跳动,Facebook, Twitter 等等这些社交巨头在玩你。

为了更好地利用科技,同时不受其控制,我用两个手机,两个 iPad。

我的主力手机是 iPhone 8 Plus。我用它干这些事:

  1. 听书和播客。听书我用亚马逊的 Audible。我走路,吃饭(一个人的时候),爬山的时候都在听书。播客最近听的少,以前经常听一些技术类的。 audible

  2. 看书。用系统自带的 iBook 看电子书。我订阅了 Packt(一个 IT 技术书籍出版商),可以无限制看 Packt 出版的书。

  3. 听歌。主要是用 Spotify。我现在很少收藏音乐和创作者了,直接按情景搜歌单。写代码歌单,阅读歌单,运动歌单等。我发现几乎所有情景都能在 Spotify 找到歌单。

  4. 日历。我用 Google Calendar 来管理日程。

  5. 看新闻。我订阅了端。我选的套餐附送了 WSJ 的订阅。所以我中文新闻看端,英文的看 WSJ。同时我也看 The Guardian, 左边和右边的观点都看。 iphone plus

我的辅助手机是 iPhone 6S。我用它干这些事:

  1. 办公软件。钉钉,公司其它内部软件,必备。开发版支付宝,用来做开发调试。
  2. 微信。我以前戒过微信的,现在认识到是根本不可能的。
  3. 各类购物 app。必备啊。

我外出时会把辅助手机放到包里,回家第一件事是把它扔到卧室。把最多的注意力分配给主力手机。我的两部手机的桌面都很禁欲。桌面没有一个 icon,所有 app 全都放到一个文件夹了。常用的 app 放到文件夹首屏,其它的用搜索找到。这样做是有心理学依据的,诱惑离你越远,吸引力越低,你就更容易抵制。

iphone 6s

最近看到网上调侃 iPad —— 买前生产力,买后爱奇艺。其实解决这个问题也很简单,买两个就行了啊。我就是这么解决的。

我有一个 iPad Pro 和 一个 iPad Air。

我用 iPad Pro 干这些事:

  1. 看书。在 iPad Pro 上看书标记很方便,检索也迅速。配合 PDF Expert 看 PDF 文档体验也非常棒。自从用了 iPad Pro,我的 Kindle 就从长期吃灰变成永久吃灰了。
  2. 看杂志。我订阅了 Apple News,我会在上面看 New Yorker 和 The Wire。
  3. 做笔记。用 Notability 和 GoodNotes 做笔记太方便了,最大杀器是能检索。纸质笔记已经回不去了。为什么不直接在电脑上用 Evernote 或者 OneNote 呢?Learning How To Learn 里面有提到手写相对于打字更有利于记忆。

我用 iPad Air 干这些事:

  1. 刷 Twitter。Twitter 一方面高度致瘾,同时我也能在上面找到有趣有用的东西。我喜欢看一些记者和政客(喜欢 AOC!)的论述,也喜欢看科技圈的动态。
  2. 看电影。我之前看 Netflix,但我已经承认 Netflix 的成瘾和浪费时间不是靠意志力能解决的了。我现在在 iTunes 上租电影看。这样做的好处是,一,因为这些电影都要收费,我必须有意识地选值得看的再做决定。这样就不大可能没有节制了。二,因为付出了成本,我必须珍视自己的金钱投入,带动更多心智能力去欣赏电影,去获得更多。最近几周我每个周末看一部 Woody Allen 的电影,不再感到浪费时间。
  3. 看非教育类 YouTube 视频。我订阅了很多超级有趣的频道。

我过去都是在我的主力电脑里学习,看 YouTube,看剧看电影,刷 Twitter,刷各类信息网站。这样的条件下能专注和培养好习惯才怪呢。


Lambda Academy

Lei Huang

这个博客我主要分享函数式编程和前端开发。我还有一个英文网站